讀書網 > 我真不想躺贏啊 > 第五百十四章 前所未見的套路(3/3,為朔游加更)

第五百十四章 前所未見的套路(3/3,為朔游加更)

  高考出題組的成員們,拿到徐茫出的數學卷子后,所有人都陷入了迷茫之中,特別是江大數學系主任滕老師,這份A類高考數學卷子,刷新了他對數學教育的理解。

  滕老師敢對著電燈泡發誓,這是他從事數學領域這些年里,所見過最最賤的一張卷子,雖然難度還是延續之前的水平,但與想象中的難度差了很多,根本不像是出自徐茫之手。

  然而...

  當你深入其中便能發現,這特么的根本就是在玩心理戰,第一道選擇題不難...真心不難,甚至簡單到離譜的程度,答案也是很快就能算出來,可第二題、第三題、第四題...答案統統是A。

  這是什么意思?

  故意的?

  絕對是故意!

  “這...滕主任!”

  “徐教授這是要做什么?”某一位博士驚恐地說道:“這些題目絕對有問題,怎么可能會這樣出的?要不您問問徐教授,到底是什么情況?”

  “是啊是啊!”

  “這完全胡來,怎么可能弄成這樣。”另一位博士說道:“萬一...萬一一位頭鐵的學生,啥都沒有看,直接全部選了A,是不是意味著他就能拿到很好的分數?”

  然而,

  就這時,

  某位副教授突然喊道:“不對不對不對...事情沒有我們想象的這么簡單,你們仔細看第一道選擇題...這里的套路很深,巧妙利用了學生心理上的變化,第一遍和第二遍的計算結果不一樣!”

  “???”

  “???”

  “???”

  呃?

  這是新的手段?

  利用考場上學生們對情緒的控制,從而來制造他們的失誤?

  還是說這只是自己的過分解讀?

  所有人隨著這位副教授的話,開始了自己的分析,還別說...這道題第一遍閱讀和第二遍閱讀后,其思考的方式已經不相同了,話說自己第一閱讀的時候,這題目是什么意思來著?

  “話說...”

  “我覺得這是故意的!”滕老師緊鎖著眉頭,認真地說道:“徐教授故意把選擇題改成兩分,就是杜絕有一些幸運的孩子,憑借運氣拿到不錯的分數。”

  還別說...

  的確是這個情況。

  不過一萬次的猜測不如對方親口相告,滕老師還是拿出了手機,給徐茫打了一個電話。

  通了,

  “喂?”

  “徐茫...你這高考數學卷子,到底是什么情況?”滕老師說道:“為什么有一種奇怪的感覺,做完題之后感覺之前的每一題都是錯的,而且感覺非常強烈。”

  “嘿嘿嘿!”

  “這是我想出來的一種全新的出題方案,每一道題目都帶有一種強烈的暗示嗎?”徐茫一邊喂著小曼飯,一邊笑呵呵地說道:“反正只要相信自己,就能做對全部題目,當然對他們來說題目還是蠻深的,能拿到及格算他們厲害。”

  “你...”

  “你這樣做真的好嗎?”滕老師臉上寫滿了無奈:“這不是故意在刁難學生嗎?”

  “不是...”

  “什么叫做我刁難他們?”徐茫一臉無辜地說道:“不是你們要求我這么做的嗎?希望題目越難越好,能夠讓學生們挑戰一下,現在挑戰機會來了,結果說挑戰太難...”

  “哎呦...”

  “我這個出題人也太悲劇了。”徐茫沒好氣地說道:“以后不出了!”

  聽到徐茫抱怨,

  滕老師苦笑了一下,真是自作孽不可活...找徐茫出題目,就應該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,只是事情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,他比之前更加套路了。

  之前的卷子上寫滿了絕望,但現在的卷子上用絕望組合兩個字——簡單。

  掛斷電話,滕老師抬頭看向了在場的成員們,默默地說道:“檢查下一張卷子吧,好像是B類的高考數學卷吧?”

  “嗯!”

  “但是我認為還是相同的套路。”在場的一位博士苦笑道:“還是別檢查了,檢查也沒用。”

  “程序還是要走的。”

  “開始吧。”

  下一秒,

  所有人檢查起第二張數學卷子,頓然之間,所有人又陷入了困境中。

  變了!

  套路又變了!

  “天吶!”

  “徐教授是想要做什么?”那位博士詫異地說道:“這何止是難...話說徐教授是不是高估了學生?很多題目我覺得高中不可能教到,怎么還讓高中生來做?”

  滕老師對此沒有什么反應,這種情況他遇到過,似乎是在一次比賽上,題目也是徐茫出的,當時把所有選手給難到自閉的程度,甚至很多帶隊老師認為,比賽題目超綱了。

  但是...

  最后徐茫當著所有人的面,利用高中知識點解決了所有問題,估摸著這次也是同理,看似不可能的題目,往往有一種完全依靠現有知識的體系,可以解開題目的過程。

  而這就是徐茫,

  一個不按套路出牌的選手。

  C類卷子,

  A和B的集合體,就知道此套卷子的難度。

  數學,

  就這樣吧。

  緊接著便是所謂的理科綜合,一位物理系博士,一位生物學博士,還有一位化學博士,三人看著同份卷子,默默地陷入到自閉中,如果只是難還行,問題是難中帶著復雜,復雜中又要很多思考。

  “...”

  “...”

  “...”

  瘋了!

  這絕對是瘋了!

  學生們要是知道這卷子是徐教室出的話,估摸著他別想活到第二天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是不是特別難?”在邊上的某位同僚問道。

  “難?”

  “這哪是難這么簡單,差不多刷新了學生們對物理、化學和生物的概念。”物理系博士默默地說道:“不是我這個人喜歡危言聳聽,和往年相比,這套卷子是從全新的角度,去探究問題的所在。”

  “有很多新的概念,但平時并不怎么關注。”物理系博士繼續說道:“話說...你們有誰知道徐教授學過生物?”

  對哦!

  從來沒有聽說過徐教授在生物學上的成功,那他是怎么出的卷子?

  重新審查了一遍卷子上的生物題,問題相當精致,難道徐教授自學了生物?

  很快,

  滕老師把徐茫出的卷子交到了相關部門,面對徐茫的卷子,那些工作人員沒有什么怨言,但如果其他人的話,或許會被批評一頓。

  可惜...

  出題人是徐茫,他們連提都不敢提。

  ...

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著,

  此時已經步入六月,天氣早就開始炎熱起來,同時燃燒了那些高考的學子們,不過浙省的學子們,處在水深火熱中,他們聽說今年的卷子很難。

  難到爆炸的節奏,似乎葛大爺要來了。

  葛大爺...

  所有人的大爺!

  “臥槽...”

  “現在外界流傳著葛大爺來浙省了!”在吃飯期間,某位學生說道:“怎么辦?葛大爺來了...我們誰都別想好好過,我估計今年我們所有人都要遭殃。”

  但他同伴聽聞后,卻是面無表情,只是淡然地笑了笑。

  “葛大爺?”

  “呵呵...”

  “葛大爺雖然是所有人的大爺,但你應該知道徐教授嗎?”這位學生不屑地說道:“去年我參加了浙省奧數大賽,正好是奧數比賽轉型階段,賽事方找到了徐教授。”

  話落,

  這位學生臉上充斥著各種的悲傷。

  徐教授?

  他...

  他要來出題?

  “不會吧?”

  “徐教授平時那么忙,哪有時間給我們出卷子,而且就算是徐教授出的卷子那又能怎么樣?”那位學生說道:“他...他應該不會刁難我們。”

  這時,

  兩人的同伴,一位女學生端著餐盤走了過來。

  “你們都在啊?”

  “聽說了嗎?”這位女生坐在對面,笑嘻嘻地說道:“葛大爺來了!”

  “...”

  “...”

  那位學生搖搖頭,認真地說道:“我認為有可能是徐教授,我舅舅是這個圈內的人士,他告訴我的。”

  “徐教授...”

  “他...他出高考卷子?”那位女生疑惑地問道:“話說這符合情理嗎?徐教授是理論物理教授,而理科綜合不光光涉及到物理,還有生物和化學,先不提化學...那生物絕又該怎么解釋?”

  很快,

  徐茫出高考卷子的事情,被遮掩給淹沒在流言蜚語中,而葛大爺成功幫他吸引了全部火力。

  終于,

  這一天來了,

  大多數學生們帶著自信的心情,一個個奔赴屬于自己的戰場。

  葛大爺?

  葛大爺來了哪又能怎么樣?

  刷了那么多的《五年高考三年模擬》是假的?任課老師全方位分析葛大爺的出題習慣是假的?

  總之,

  葛大爺不是什么危險,只要正常發揮一定能考到相對完美的分數。

  叮鈴鈴!

  第一場考試鈴聲響起,所有人考得是語文。

  兩個小時看似很長,但對大部分人眼中,兩個小時完全不夠用,很明顯...今年的難度有一點高,和自己老師所預測的差別很大,不過誰知道自己的任課老師有沒有用心猜題,可能都是虛構出的幻想。

  許久,

  第一場語文考試結束,同學們簡單吃了一點飯,便坐在教室的外面,開始加強某些方面的知識,特別是那些學渣們,一個個正在背公式。

  叮鈴鈴,

  鈴聲響起,

  第二場考試來了!

  當所有學生拿到卷子后,第一反應是先填寫個人信息,然后進行審題。

  第一題...

  沒有問題,

  看來是按照國際慣例進行的。

  第二天,

  也不是什么難題,但和第一題相比起來,難度尚未增加了一點點。

  第三題,

  第四題...

  做了四題下來,學生們依舊沒有受到明顯阻礙,但將目光移到自己所寫的答案,幾乎浙省的全部考生們,都陷入到了一絲詫異與惶恐中。

  是我傻了嗎?

  自己怎么寫了四個相同的選項?

  這一刻,

  浙省的每一個考場中,開始彌漫著詭異的氣息。

  ......

  :。:

看過《我真不想躺贏啊》的書友還喜歡

宝贝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