讀書網 > 大宋藥商 > 第三十一章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等噠

第三十一章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等噠

  折騰了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,高秦終于得到了一個大木盆和兩個水桶的硝酸鹽溶液,過濾漏斗中的鳥糞和石頭表面也已經看不出任何白色的晶體了。

  剩下的事情就是把這些溶液蒸干,便能得到他想要的硝酸鹽粗品,當然在此之前,他還要用木炭除一除這難聞的氣味。

  眼前滿滿的幾桶溶液,畢竟都只是用一個簡易的破布漏斗,從一大堆鳥糞中過濾出來的,就是一些體積小點的砂石顆粒都沒有辦法完全除去,更何況是其中的細菌和那股帶著腥臭的味道了。

  盡管這些硝酸鹽只是用來溶解降低溫度的,不會和食物直接接觸,但事情都做到這一步了,高秦也不介意再多加一個程序,讓以后自己喝冰鎮綠豆湯的時候,鼻子能更舒服一些。

  雖然遠遠比不上后世的活性炭,可用廚房的那種普通木炭吸附一晚上,多少也會有點作用。

  高秦一邊哼著小曲,一邊將最后一把木炭撒入木桶中,隨即拍了拍手掌上的碳粉,叉著腰又心滿意足的看了一眼今天下午的成果后,轉身出了房間,并從外面把屋門給鎖上了。

  嗯,大功告成!

  “把這個拿出去扔了吧!很臭,扔的越遠越好!”高秦隨手將兜著濾渣的破布遞給李叔,說話就跟個大爺似的。

  李叔不屑的橫瞥了他一眼,徑直從他面前走過去了,理都沒有理他。

  “你要是不去,那我可就自己去了,不過我好像不太敢出這院門,就只能扔在大門口了!”

  高秦一邊說著,就一邊裝模作樣的捂著傷口,腳步慢慢的往院門那邊去了,身后拖著又重又臭的濾渣破布,在大院的青磚石地面上帶出一條長長的水跡來,聞著那味道是更加惡心了。

  李叔見高秦剛才在房間里面忙碌的時候還健步如飛,現在出來了就故意在那慢悠悠,也是氣不打一處來,強忍住想要去狠踹一腳的沖動后,上前就奪過了那塊惡臭無比的破布頭,幾個大步跨出院門,接著奮臂一揮,把這些鳥糞濾渣全部都扔到院子北邊的密林中去了。

  “把這院子里給打掃一遍,不然灑家現在就打斷你的狗爪子!”

  李叔扶刀站在院門處,指著高秦大聲罵了一句,估計再不吼出來,他就真的忍不住要動手了,因為這個姓高的小子,實在是太賤了!

  李叔的一聲怒吼響起,連此刻在廳堂中坐著的雪凝兒都看呆了,她還真沒有想到,平常就是對瑤兒丫頭都和聲和氣的李叔,竟然還有這么兇神惡煞的一面。

  嗯,看來這個姓高的,的確就是下賤,欠收拾!

  高秦見李叔好像是要動真格的了,也不敢再去試探,老老實實的端了一盆井水來,將地面上的那些臭水都沖了個干凈,隨后才在院子中的一個石凳子上坐了下來。

  等忙完這一切后,高秦將手里的小木盆隨手放在了地上,看著已經偏向西邊的太陽,露出了謎一樣的微笑。

  他這微笑,雪凝兒和李叔兩個自然是看不懂的,所以才覺得他是個瘋子。

  但高秦自己卻是真的挺有成就感,以前看的那些穿越歷史小說,主人公到古代一個月了,都還不敢大聲講話,他這倒好,才四天多的時間,就已經弄到“穿越者專屬福利”的第一批物資了,而且更重要的是,他發現自己竟然能使喚李叔辦事了,這可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。

  這樣想著,也真的是才四天的時間呢……只是這四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,才讓人覺得很漫長很漫長,仿佛過了很久一樣,兩次生死之間的徘徊,昨天又被捅了一刀,徹底徘徊到生死之間去了,自己還真是多災多難吶。

  而有了這幾次經歷,讓高秦此刻再回憶起前世的一些事情時,竟真的產生了一種恍若隔世的距離感來。

  嗯,那鋼筋混凝土的城市,還有地鐵上擁堵不堪的人群,千篇一律的面孔看著千篇一律的手機屏幕,這樣的畫面慢慢在遠去、在模糊,高秦看著眼前已經落在檐角的夕陽和木質的屋檁廊柱,輕輕嘆了一口氣。

  恍若隔世,或許,這真的就是隔了一世吧!

  一股難言的情緒涌上心頭,令高秦感到了些許惆悵和幾分落寞,若是此刻這里有酒壺,他一定會自飲自酌幾杯,可惜他現在還沒這個待遇。

  罷了罷了!這里其實也挺不錯的!山好水好風景好,有吃有喝......娛樂自己找,最重要的是還能和大美人同居一個宅院里,后世外出旅游可沒有這樣的待遇。

  至于那令人壓抑瘋狂的九九六,喋喋不休的上級和老板,還有房貸車貸各種貸,此刻都滾到一邊去吧!這里的生活,高秦只想要清靜和輕松!

  可賺錢的事嘛......他這個多了幾百年知識積累的二十一世紀優秀青年,腦袋里面的點子和商機不比現在那些商家多得多?就算不出去當牛郎,他高秦也能躺著把錢賺了!

  眼下這幾桶硝酸鹽的溶液就是個開始,各種冷飲冰棒冰淇凌,都將提前數百年,在大宋面市,當然還有他的老本行——藥材,不管是傳統的中藥,還是后世合成的西藥,有條件的,他一定會讓它們提前數百年造福人類。

  當然,高秦還明白的一點就是,飲食行業雖然暴利來錢快,但若要論及影響和潛在的力量,是絕對比不過醫藥這一個行業的,他不愿意放棄老本行,也就是因為這一點。

  高秦現在算是想通了,既然暫時沒有辦法回去,就權當這里是“楚門的世界”吧,換一種更加灑脫的活法,一輩子游戲人生也不錯!

  至于那邊的父母和親人,雖然他很是掛念,但從昨天瀕死的那種狀態來看,自己短時間內應該是回不去了的,只求他們能用自己那一筆高額保險的賠償金,好好過幾天手頭寬裕的日子吧,當然,如果能像電影里的情節那樣就更好了,這邊的人生結束,再穿越回去無縫銜接就完美了......

  呵呵,高秦想起曾經看過的那個電影,也只能呵呵一笑,安慰安慰自己了。

  不過,這邊總算是有了個正兒八經的開始,冰鎮綠豆湯,明天晚上就有的喝了!

  高秦今天難得有機會在這院子里坐一會,周圍又安安靜靜,所以想的有點多,一直到天色完全黑了下來,他似乎都沒有半點察覺。

  此刻臨近夜晚,院子后面的山林還沒有安靜下來,墻角的蛐蛐就接著開始了,村子里回來了幾戶外出打漁的村民,還在遠處就起了吆喝,這邊的李叔挎著大環刀,守在院門處,看向村寨那頭,也跟著笑了起來,只有海潮聲,是一浪接著一浪,沒有停歇過。

  想看到這些簡單閑適的生活,是需要放空自我的,這可不是什么無聊。

  當然,有高秦這么無聊的人,這院子里就有比高秦更無聊的人。

  雪凝兒坐在廳堂的門檻上,一邊等著瑤兒送過來的晚飯,一邊看著高秦摘下臉上的那塊方布,坐在石凳子上發著呆,一會傻笑一會搖頭,一會憂郁一會又嘆氣,也是莫名其妙。

  看到最后,知道高秦又開始發呆去了,雪凝兒也覺得沒什么意思了,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塵,就準備到內院找雪落去。

  不過,當她剛剛轉過身去時,身后的幾句低吟淺唱又讓她立馬停住了腳步,而這時,雪落也正好從踏上了內院的石階,走到廳堂中來了。

  “曾夢想仗劍走天涯,看一看世界的繁華,年少的心總有些輕狂,如今你四海為家......”

  都說歌聲和下雨天更配,許巍的歌和吉他更配,可高秦前世活了三十多年,也就是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公司職工而已,沒有什么歌聲清亮,才氣逼人,也沒有什么琴棋書畫,十八般樂器樣樣精通,除了能在公司做點實驗做點調查,就沒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才藝和技能,可以支撐他吃飯過日子了。

  所以,每次有時間閑下來,他所抒發自己情感的方式,也就是唱歌,唱自己喜歡的歌而已,不會說穿越來了古代,就矯情到必須吟誦一首流傳千古的詩詞,才能宣泄自己的情緒,也不會高雅到掏出一樣樂器,隨隨便便的就來一次現場演奏。

  他會的,就只是清唱,唱的不難聽就行,就像他非常喜歡許巍的歌一樣,一個人在路上的時候聽聽就行,絕不會追星,也不會去有一些非分之想,覺得扛一把吉他勇闖天涯,自己就是下一個許巍了,長大了沒有過,少年時也沒有過......

  四下里本來就安靜,高秦的歌聲雖然不大,但院子里的其他幾個人也能聽得清清楚楚,雪落雪凝兒姐妹兩個站在廳堂正門處,靜靜看著這邊,都沒有開口說話,而院門處的李叔也側目望了過來,眼神中好像很是詫異。

  “每一次難過的時候,就獨自看一看大海,總想起身邊走在路上的朋友,有多少正在療傷.......讓我們干了這杯酒,好男兒胸懷像大海,經歷了人生百態世間的冷暖,這笑容溫暖純真.......”

  這首歌高秦唱起來自然是十分的熟悉,十分的應景,《曾經的你》唱給曾經的自己,聽著多么順耳,可在雪落她們聽來,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。

  “姐,這是哪的唱腔,怎么聽著好奇怪哦!”

  “嗯,是有點奇怪,不像是中原的唱腔。”

  “還有這詞......也很奇怪,我怎么就沒有聽過呢?”

  “你才聽過幾首曲,沒聽到過也是正常的!”

  “那姐姐你聽過嗎?你前幾年不是經常跟著爹一起去登州城嗎,也沒有聽過這詞曲?”

  雪落搖了搖頭,笑道:“沒有聽過,興許這是他家鄉的詞曲吧,不同于中原也是正常的。”

  “哦,原來是這樣!不過他唱的也太快了,這誰聽得清,誰記得住啊!他剛才一首曲唱完了,我現在就只記得‘滴滴滴滴滴滴滴滴等噠,滴滴滴滴滴滴滴滴噠噠’這一句。”雪凝兒用手指杵著下巴,有些不服氣的說道:“不過這哪里算詞嘛,就是隨便哼兩嗓子,我也會呢!”

  “這不就行了嗎?有詞的你還記不住呢!”

  “誰說我記不住的!那一年去登州城聽的曲,我現在都還記得呢!什么‘多情自古傷離別。更那堪,冷落清秋節’,還有什么‘此去經年,應是良辰好景虛設。便縱有,千種風情,更與何人說’。你看,這些詞我都還記得嘛!哪像他唱的那些,就只知道滴滴滴滴的,有什么好聽的!”

  雪落笑了笑,沒有接著雪凝兒的話說下去,看了前院中的高秦一眼后,轉身道:“剛才齊嬸送來了一些魚,我一個人殺不了,你去幫我摁一下魚尾,走吧!”

  “哇!連姐姐都奈何不了的魚,那得有多大啊?”

  “嗯.......大概有,筷子那么長吧!”

  “筷子那么長?只有筷子那么長,為什么你還殺不了,還要我去幫忙?”

  “因為它總是跳來跳去啊,少廢話,叫你去你就去!”

  “喔.......”雪凝兒不敢有絲毫怨言了,老老實實的跟在雪落身后,下了廳堂后門的石階,往廚房走去,不一會,內院中就傳來了一陣陣清晰明快的歌聲:

  “滴滴滴滴滴滴滴滴等噠,滴滴滴滴滴滴滴滴噠噠........”

  而院門處,李叔看著高秦走進自己的房間后,才回過頭來,看向了寨子南邊的大海和沙灘,坐在夕陽晚風中,輕撫著那把已經有些斑駁的大環刀,出神了許久。

看過《大宋藥商》的書友還喜歡

宝贝计划软件